達子聊癒文章

花園

有天,
我前往彼岸的路上,
看見有位療者提燈引導那些找尋彼岸迷路的人們,
我看著他那滿身像被鞭打般的傷痕,
像是經歷多次無情的折磨,
但他依然從容。

他看見了我也似乎發現我焦點在傷痕上。
他微笑並說著這些傷痕只是選了最難的一條路,
叫 ” 靠近 “,
它是一條滿是荊棘的迷宮,
每一步都可能會受傷也無法知道最後看見會是花園還是墳場。

漸漸的,
發現每一步,
每一道傷痕、每一滴血與淚都具有它必須發生的意義存在,
而刺痛及扎心也從來沒有少過。

過程太苦痛也萌生過那就離開的念頭,
只是這樣就什麼都沒留下,
所以繼續地走。

後來看見了水池,
停下來,
喝了口水並看見了自己,
發現那個花園就在身上,
祂成為最美的圖騰,
那一刻,
迷宮也消失在雲霧之中,
剩下了花園。

他語畢,
我夢醒,
傷痕不再醜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