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子聊癒文章

荒谷

有天,
我來到了荒涼的山谷。

我見到了恐懼,
祂的樣貌,
是一團冰冷火焰的女性型態,
如此拉扯矛盾的特徵。

祂帶著慈笑向我走來,
祂撫摸我的面容,
手並不冰冷。

此刻我卻開始為祂流淚,
誤解祂如此得深刻,
原來冰冷的是我與自己的距離。

祂慈悲看着我,
成為一道暖流充滿這個荒谷,
綠意慢慢覆蓋了全部。

小草排列成一句在我眼前,
上面寫着:
“視恐懼為指引匱乏的燈塔,讓愛照耀成為豐盛的殿堂。”
這是我多年前寫下的文字,
當時祂成為芽,
看到如今的我。

突然間窗外來了個鳥鳴,
喚醒沉浸在情緒中的我。

是該起身離開這陰暗的房間,
離開充滿誤解的故事裡頭。